来找我聊天呀!/吾爱从不落空/

(自由心证)

在你刚拆的信里
我简单地描写了一个
因痛苦而流泪
却不知来由的人

我没有从脑子里抄下你以前常听的漂亮话:
我不知道它们是谁放在那儿的
看见你就冒个不停
我时常赞同,偶尔筛选
极其偶然的会说出来
让你听见

我没有写失眠时想的事,它们
多半无法挽回
小半再难成真

也没有写
我曾在流泪时迈入疯狂
质问神祇,诅咒命运
怨恨自己,甚至于怨恨你

我没有写前因后果
没有写,我们曾经相爱的回忆
也没有打算说我们分别以后
我独自度过的时光
没有写我们的幸福中等待的必然的不幸

所以要是别的人拿到它
他就只会看到一个
可笑的,无病呻吟的,不知所谓的
流泪的人
——尽管这正是我

然而你拆开信
开始流泪
你...

让我来tag下听海哭的声音( •̩̩̩̩_•̩̩̩̩ )

当你傻乎乎对我撒谎,对不上我电波的时候。

我感到爱你不是我孤独一人的妄想。

我注视着初冬阳光中的你,

我们就是这样成为一对陷入爱河的陌生人。

【ES/宗兔】拜月

*说书甜饼,真的甜,不甜不要钱

*死亡踩线,妈妈的宝贝(guna)生日快乐,本文半截画风突变,我自己写时毫无察觉,前半截说书,后半截……后半截是个黄段子x就这样吧

*这其实不是我原定的生日贺文,生日贺文该对宗更好一点吧?虽然这样想,我写说书比较顺,就在死亡踩线关头先把小甜饼搞了……

*明天名不正言不顺地发贺文,老梗小甜饼,我前段时间家里有事,慢慢补债_(:з」∠)_(别说了你太糊了连债主都没有好吗)

------------------------------------------------

斋宫宗房间朝南开窗,迎着片修剪得低矮的灌木丛,取其清净远离人烟,而又并不影着外头的日光月...

我觉得老宗这一局输了(小声哔哔

不是,创创你解释一下你懂了什么啊……?∠( ᐛ 」∠)_

远非同年同月生,亦不同年同日死
生时未曾长相偎,死后哪堪长相依
浮生逝水一抷沙,君如沙中一粒籽
其籽毓秀万千条,我随逝水无归日

中秋快乐,放送部为您送上中秋祝福

我不知道有没有人能看到我但是我最近被一个问题卡住了金色头发的人他穿什么颜色的裙子比较好看啊我每个难眠的夜晚都在反复找图想要解决这个问题救救我

疯球了,我真的要搞游木真男主网球部性转galgame故事了

嘻嘻

1 / 5

© 叶公好小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