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从不落空/

【存档】心愿

面包仙子在真心希望做出最美味面包的人的身边出现

                                                              

    窗外的景色开始慢慢清晰,霞光还未撕破云层,而小镇上唯一的面包店已被唤醒,新的一天开始了。

旅行客人,第一个人

    门口的风铃在我从烤箱中取出第一批全麦面包时响了起来,黑衣的客人在门边放下了行李箱走了进来,带着一阵寒气。

    “我想您需要一杯热牛奶,客人。”对方并没有回应,只是指向旁边放满面包胚的托盘,“奶油包?”

    “是的,客人。”我今天的第一位客人,风尘仆仆,热爱面包。

    我的第一位客人端着牛奶并没有要走的意思,我也并不介意工作时有人在旁边。于是在我和面、刷油、涂糖浆、沙拉或是奶油,蘸上肉松的同时,我听到了一个旅人在大陆上四处游历研究好吃的面包的故事。“我记录过上万种面包,我想,它们因产地和配料而有各自不同的风味,我能够告诉你任意一种你想要知道的面包的制作步骤,也可以指点你做面包的技巧,哦当然,你的做法虽然不算完美,但是十分细致。”他说,我想是的,我搅动着糖浆锅里的准甜甜圈们,虽然我无法保证它们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形,但我可以保证他们与锅壁绝对没有粘黏。

    “这里有家的味道,有面包的味道,有梦想,或者还有其他什么,”客人眯起眼细细分辨着,“连我都感动了,怪不得她会出现,换成我也想留下来的。”

    “谁?”我没有把握理解他说的是什么。

    “面包仙子。”

面包师傅,第二个人

    我父亲是面包师,我的母亲也是,或者说,我出生于小镇上唯一的,呃,面包世家,对面包的亲切就算不是与生俱来,也是长期培养。但有谁会不爱面包呢?温暖、松软、香甜的,母亲的笑容和父亲的双手里全都是这个味道。

    或许我可以小小自负的认为:我对烘培是有天赋的,我从小时候开始给父亲打下手,少年时已经是足以独当一面了。天赋,谁知道呢,我只是单纯享受这个柔软而香甜的工作罢了。

    今天清晨接待了一位与露水一同到达的奇怪客人,黑衣、爱面包、游荡、面包仙子。我依然没有把握弄懂了他的话,但面包仙子的传说我是知道的。

    由想要做出最完美的面包的心愿召唤而来的精灵。

    客人很健谈,对面包的了解也颇深,我们进行了一会不短但很愉快的对话,我干活,他坐着。客人心中对完美面包的热情与期待让我折服,但我惊讶的发现,他居然不会做面包,从来。“这会影响对面包公正的评判”,他是这样解释的,他也说了想要留在面包店里,他说这里有许多令人着迷的味道。

    但他还是走了,在天光湛亮,小镇苏醒之前,带着昨夜的露水离开了。

面包仙子,第三个人

    面包仙子在店里看着陌生人来了又走,耸了耸肩膀,再次一头扎进滚烫的糖水中和甜甜圈奋斗。那个男人从未和面包融为一体,很难讲他是否明白自己爱的是什么。

    坐在自己专属的小面包上,看傻小子在店里忙碌,从他小时候就是这样,大概有十几年了?时间对精灵并不是很重要。

    她有时候也会想,怎么会被这一家人给留下来了呢。她诞生就是为了帮助人类做出最美味的面包,但眼前的这个傻小子显然从不曾追求过用复杂的技巧做出让所有面包师折服的面包,只是偶尔在镇上人们的要求下翻出些小花样来逗孩子和老人一乐。花了十几年甚至更长,她才想明白,这家店里有非常安然而温暖的味道,出于对面包安然而温暖的热爱的心愿,散发的味道。

    面包仙子力量的来源,说到底还是人类的心愿,并不是追求顶端的心愿,而是爱着它,并希望所有人都明白它的可爱的心愿。

    这就是做出世界上最美味面包的方法。


评论

© 叶公好小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