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从不落空/

【红开】两地·杀人的孤独

*原本是红开重生文的开头,然而我爬墙了……

*坑设想的名字叫曾经沧海——简直是不能更明显的重生标题——楔子的标题是这个

*剧向剧情和原著剧混合向叶开,大约是剧向傅红雪


       傅红雪在十八岁之前不曾孤独,那时他一心一意想着母亲。十八岁之后更不曾。报仇,家族秘辛,信任与背叛,爱与分别,形形色色的人闯入他的生命。那是他一辈子中最为幸福,最为痛苦,最为执着,最为充实的时间。似乎一生所有可能的精彩都已用尽。

       尘埃落定之后他便开始了漫漫无期的独行。

       于世人他是一个云山雾里的传说,于友人他是一段安逸闲暇的回忆,于自己他是天地间未尽的游魂。

       至少他自己的确是这么认为的。他并不愿寻死,只是觉得了无生趣。

       他是不幸的人,灭绝十字刀是把不幸的魔刀。他爱的人都不得善终,只有刀和孤独能与他为友。他也必须只于刀和孤独为伴。

       孤独比酒更能醉人,对生活的淡漠早已超出他的控制。

       而当生命淡漠到连痛苦都品尝不到,活着与死去本就没什么分别。

    

       大悲赋与心性相通,傅红雪看着极北之地漫天落下的新雪覆了终年不化的旧雪,忽然就想起决战当日果介方丈的这句话来。

       殷红的血从他嘴角平静地流下,似乎没有尽时,又似乎随时都可以把他的生命耗空。

       那么心中不存生望的人,或许也会因此死得比较快。

       他生下来就被教导要去寻找真相,可他此时觉得,这个猜测是不是真的,倒也不是十分重要了。

       他不再勉强站着,扶着刀缓缓坐下——这大约是他所做过的最不像傅红雪的一件事了。看着眼前一片摄人的红雪,他想,自己并不是怕死,只是觉得这样活一世,略有些可惜。

       那人竭尽心力想告诉自己的事,竟是如今才懂。

    

    

       傅红雪是打定主意要与叶开断绝一切联系的,所以他不知道南宫翎在数月前刚刚染急病去世。但叶开是一直惦记着他的,所以他知道傅红雪在极北的雪原上,在自己冰冷的鲜血中死去了。

       一阵孤独感忽然间沿着脊柱窜上头顶,激得人一哆嗦。

       南宫翎和叶开本都是这样的人,仿佛一切黑暗都不能将他们侵染,一切岁月都不能使他们衰老。他们未曾在一起时,都可以拥有这世界上无尽的明艳温暖,可是天人永诀之后,他一个人再也没有办法如同之前一样,用阳光一般的笑容说“我是叶开,树叶的叶,开心的开”。

       南宫翎离开后,叶开本以为再也没有什么可以激得起古井寒潭中的一汪苦水,然而现在他觉得是如此的孤独。

       他少年成名时也曾孤独,是拼尽全力一场大战之后,得胜之时的那种孤独。

       但如今不同,尽管这种孤独并不是他所陌生的。养父母双亡时如此的孤独,师父行踪不定孤身在外实处习武时如此的孤独,遇见了命运交缠的傅红雪他依然孤独,傅红雪死后的如今,这种在与南宫翎平淡厮守二十年中,被压至心底视而不见的孤独滔天而起,志得意满地看着他,看着他失去一切,却没能甩掉这孤独。

       有人教会他爱,却不曾教他爱无可爱时该怎样做。

       那便只有继续孤独。



*虽然没能写重生爽一把有点无伤大雅的遗憾,但是我想跟他说的都在这里了

*以后大约也写不出这样画风的东西啦,我毕竟是个平铺直叙的废柴

*现在年纪大啦,也不愿意再爱上这样让人消耗心血的角色……谁知道呢

评论(2)
热度(3)

© 叶公好小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