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我聊天呀!/吾爱从不落空/

【K·千出千】同宿

*旧坑整理

*平行世界学院设定,千出千主尊出有,那时候只有1期……

*我刚上大学的时候写的,现在都……_(:з」∠)_日月如梭,无言以对,这个名字是当时取的,也不记得是不是临时存档用,我就原样用上了

*TBC


       千岁洋是出羽将臣高中时的室友。

       后来两人考上了同一所大学,不同专业,但还是室友。

 

       出羽高二的时候转学到苇中,听说的第一个同学是千岁,认识的第一个同学是千岁。

       高二开学的前一天,班主任草薙带他去教务处办手续,然后收拾宿舍。草薙出云是出羽家的旧识,所以出羽将臣的家长在给出羽办转学的时候请他帮忙照顾出羽。事实上开学前半个月出羽已经到了镇目镇,开学之前一直住在草薙家。

       拿到出羽的宿舍钥匙,草薙挑了一下眉毛,问管理员有没有其他的房间,管理员真诚地建议他让出羽先去试试,学校的宿舍的确很紧张,出羽要是实在受不了也可以再来换。草薙看向出羽询问他的意见,出羽点了点头,草薙一撇嘴拎上出羽的箱子走在前面带路,出羽反应过来的时候只好小跑两步跟上,这时候再去说自己提箱子已经不太合适了。

       草薙等他跟上以后斟酌了一下措辞,然后对出羽说,你的室友……成绩不错,是个好人,就是有些轻浮,所以很多男生都不愿意跟他一间宿舍受刺激。总之先试一下,不行了再去住我家也可以。

       草薙老师路过某件宿舍时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扭头对出羽又交代了一句,班里的同学大部分都很好相处,不过隔壁班的数学课代表,那个叫伏见猿比古的也不太好交流……难道说数学好的价值观都不太正常?不过反正我教的是英语。说完耸了耸肩,把出羽的箱子放在一个房间门前,示意出羽开门。

       苇中的宿舍是双人间,门上已经有一名牌,上面写着千岁洋,草薙把出羽的牌子接过来挂在下面。整个房间都空荡荡的,大概室友放假还没回来。出羽把箱子放下,申请了99式机器人来打扫卫生,又跟草薙出去买了些日用品,之后草薙开车把他送到楼下,出羽就一个人上去了。

       等他开门之后发现对面的床铺居然已经收拾好了。

       听到一声响指,他抬头看去,他此后三年乃至更长时间的孽缘挂着一双长腿坐在上铺床边,举起右手满脸带笑地打招呼。

       “室友你好,初次见面,我叫千岁洋~”

       高中毕业以前千岁跟出羽吵了一架,闹得非常厉害,并不是吵闹或者冷战那种一眼就能看出来是闹别扭的做法,而是彻底像两年同宿同学都是白过了,两人只是和平相处的点头之交。

       要命的是大学报到第一天就又见面了。

       千岁当时就谢过迎新的学姐,拉着出羽去教务处办转宿。

       因为最后一段时间闹僵了的关系,两个人没有看过彼此的志愿,不过这点了解千岁还是有的,怎么想出羽都不可能跟自己一个专业,更不要提一个寝室。

       千岁在教务处一口一个老师,对对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说什么阿姨把出羽托付给我也请老师帮忙让我好就近照顾他,不知道这位中年女性出于什么心理,硬是让千岁说了一个多小时,编得出羽都要信了,还真给他们办了手续。

       出羽当时还在被千岁拉着跑的震惊当中没反应过来,之后每次说起都要腹诽,怎么一个两个都不问问他的意见。



       事实上千岁并没有见过出羽的家长,但是出羽见过千岁的。

       从第二个学期开始,出羽的各个节庆就都是在千岁家过的。

 

       高中的时候千岁跟出羽的关系确实相当好,这和千岁君的自来熟脱不了干系。

       高二上课的第一天,草薙带着出羽站在讲台上介绍新同学,掌声刚落千岁就在下面愉快地挥着手说出羽出羽来这里坐吧~

       实际上这两个人昨天只是简单地互相介绍了一下而已。出羽在陌生人面前并不是很健谈的类型,冷了一段场之后他说,今天整理宿舍大家都累了,还是洗漱一下先休息吧。

       千岁笑着点点头,从床上翻下来先去冲澡了,出羽继续收拾他的柜子。

       过了一会千岁裹着一条半大的浴巾出来,完全没有不好意思地解释说自己一个人住习惯了忘记把睡衣拿进去,出羽点了点头咽下一句吐槽,带上自己的东西去冲澡。

       冲完出来看到千岁还是他一进门时那个姿势坐在床上,说哟那么晚安,出羽君,麻烦关灯。

       关上灯出羽就后悔了,太早了,完全睡不着,他躺在床上也不敢发出很大动静,十分煎熬地度过了一个小时,最后一翻身坐起来轻轻叹了口气。

       睁开眼看见千岁正坐在自己床上托着下巴看他。

       外面有不太明亮的白光透进来,照在千岁相当俊朗的侧脸上,微卷的刘海

       但是让出羽次次放假都住到千岁家的是另一件事。

       出羽第一学期放假的时候正是夏天,草薙的门限也放得比较晚,左右出羽是一个人,假期里他就白天跟千岁泡在一起陪他找妹子搭讪,晚上窝在房间吹着空调写作业,早晚两顿在家吃,并负责刷锅洗碗。

       没几天草薙在一个中午打电话问出羽几点回来吃饭,顺便提了一句,问问看千岁同学有没有时间,让他一起来吃吧。

       千岁不客气地去了,然后知道出羽是借住在班导家,反正草薙现在也是放假,千岁干脆把作业放在出羽的房间里,吃完晚饭或者无聊的上午一起写,不会的地方千岁也不客气地呼唤草薙老师,写得晚了干脆就住下。反正有作为班主任的草薙老师的保证,千岁的家长很放心。

       客房出羽正住着,但家里的单人床也不会太小,两个人差不多能睡下。不过千岁的睡姿实在太容易让人产生奇怪的联想,出羽第一天醒过来差点没把他踹下去,从此明白大家所说的掉节操的千岁君还真是确有其事——说不定比大家津津乐道的部分还要更内涵。

       一个星期以后草薙建议出羽跟他简单地学学做饭,因为几天之后他可能会有事离开一段时间。而为了报答草薙对自己的照顾……出羽在刚开始学做饭的几天,天天把千岁抓过来吃晚饭。

       草薙出门后千岁跟家里请了假来陪出羽住——当然说是这样,草薙不在的话晚上这里就只有出羽和千岁两个人,千岁就算晚上在外面玩到很晚,只要跟出羽说了出羽也不管他。这对高中二年级的对社会充满好奇的千岁君是一大福利。

       结果有一天有人用千岁的终端给出羽打了电话,说如果出羽有时间的话请他把千岁送回家。

       按着地址找过去,出羽发现这是家酒吧。

       突然就有点生气,但似乎又没什么想说的,他推开门进去找千岁的位置。

       结果还没找到的时候看到酒吧的楼梯上下来两个人。

       一个陌生的红发的男人搭着草薙的肩膀走下来了。

       出羽完全没有多余的精力用在那个男人身上,看着草薙一挑眉毛他就跟自己说了声完了。

       出羽穿过人群乖乖地站在草薙面前说老师我来找千岁,然后不自然地推了推眼镜。

       草薙点点头笑了说我知道的别害怕,还有这帽子挺好看的,出羽跟自己说了声千岁完了。

       草薙站在高处扫了一眼迅速地找到了千岁,然后拎着他的领子把他掂了起来,看了出羽一眼让他跟上,就径自走向酒吧二楼。那个男人似乎有些不满地点了支烟跟着草薙上楼去了,出羽在最后面跟着,看着千岁的腿不时碰到台阶上

       草薙找了一瓶醒酒汤剂扔给出羽让他给千岁灌了下去,解释说这个酒吧是他叔叔的财产,目前基本上交到他手里了,二楼有一些客房,他这几天就在这住,处理一下前几个月的事情。听到这里那个一进门除了抽烟什么都没干的男人看了草薙一眼,草薙笑眯眯地没有搭理他。

       最后草薙说你们现在这里将就一晚,明天等他酒醒了再回家吧,他家里那边也不用说了,就跟那个男人一起出去了。

 

       千岁第二天清醒过来的时候跟出羽说的第一句话是,我昨天好像看到草薙老师脖子上有吻痕啊?

       出羽一边想千岁当真大将风度,一边想,大概草薙要出去住几天,就是因为这个男人。



-------------------------------------------------------------

高中时期的一些小设定:

草薙后来默认了千岁在他家的酒吧里出没

酒吧里的草薙和学校里简直不是一个人。

 

两个班的老师其实没什么差别,除了英语老师。出羽班上的英语老师是同时出任他们班主任的草薙出云,四班的英语老师是一位金发的女性,淡岛世理。

顺便说一句,四班的班主任是有眼镜boss之称的数学老师宗像礼司。

数学老师有一把珍爱的钢笔叫做天狼星


评论
热度(7)

© 叶公好小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