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找我聊天呀!/吾爱从不落空/

【革命机VVV/双白毛友情向】暴风雪

·【重点】这是丧心病狂的麻花立场脑补文,白毛粉请谨慎【/重点】

· 含外传漫画三四回相关剧情及动画第一季剧情,标题来自于外传漫画的那场暴风雪

· 作为一个万年神冷小心提醒,您可能觉得它无比ooc,但我是真心这样想的。

· 双白毛友情向,被王女和大佐对白毛和晴人的友谊的肯定(?)伤害得不想再爱,连友情向都是单箭头,亲爱的小麻花你跟艾尔埃尔夫真是……

· 正文下面的线之后是安利#务必谨慎#

-----------------------------------------------------------

    艾尔埃尔夫是一个总是能保证最大程度的理性的人。这是一句很容易引起误解的话,因为他并不总是一个讲理的人。为了使搭档按照他的决定做他并不在意使用什么手段,在这种时候争执是没有用的,只会使他更加地强硬并坚定自己的看法。在那次拔枪互指的愤怒之后阿德莱伊愈发清晰的认识到这一点——王党派,艾尔埃尔夫在向别人插刀这一点上有非凡的天分。

    阿德莱伊也并不是一个完全讲理的人,与艾尔埃尔夫不同,他是在下某些决定时并不完全依靠理智。

    而阿德莱伊在艾尔埃尔夫的事情上总是不那么理智。

    于阿德莱伊而言,他不仅仅是一个从七岁起共度生死的人;阿德莱伊始终记得那个漫无边际的风雪中他们赖以暂时休整的山洞,记得温暖的火光照在艾尔埃尔夫的脸上。那是他第一次向别人宣告自己心中日日灼烧的理想,他的家族,他的骄傲之所在,他的荣光之所在,他在卡尔斯坦忍受一切而不完全堕于黑暗之中的坚守。那是他第一次发出邀请,邀请他认定的强大而可靠的同路之人,以他的友谊与坦诚的信任为保证,邀请他成为一起战斗的战友。

    和你一起的话,我们就能革命这个世界。

    阿德莱伊从上方看着那张火光中不甚明晰的脸,只当那一刻,他是笑了的。

 

    艾尔埃尔夫是个城府颇深,不可对其大意的家伙,阿德莱伊幼时的判断其实有无比的正确性;然而因为那一段回忆,他始终无法再将艾尔埃尔夫视为一个仅需要提防的人:在面对是利用自己当诱饵还是救了自己这类问题时,他开始下意识地倾向于后者;在艾尔埃尔夫一本正经地告诉古菲亚用小刀时,他毫不怀疑这是队友间的一句笑谈;在艾尔埃尔夫枪杀那位王党派的队员时,他不忍看对方也不忍看着艾尔埃尔夫,他相信他们是为了自己活着而杀死了一位朋友。

    认识到争执中妥协的总是自己之后,他对艾尔埃尔夫的行动总是尽可能沉默而顺从的。他始终相信着艾尔埃尔夫的不动声色之下有火热的地方,那相同的默默燃烧的烈火是他们相交的开始,也是在卡尔斯坦的训练下日益强大的艾尔埃尔夫仍旧活着的地方。

    然而仅仅为此活着是不足够的。人心不能只是一团烈火和围困住它的寒水,一旦火焰将自己燃烧殆尽,便陷入再无生机的寒冷之中。卡尔斯坦出身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人格上的缺陷,一些危险的预兆与这个国家的改变给人的相互呼应的不安感觉,阿德莱伊接触过的人之中,几乎毫无破绽的艾尔埃尔夫反而是这种感觉最为强烈的。艾尔埃尔夫总是能作出最精确的选择,他的精密和强大却在消磨着他的鲜活和斗志。阿德莱伊第一次见到艾尔埃尔夫时,他毫不犹豫地杀死了身边的一个孩子而成功地留在机关;这个人在进入卡尔斯坦之前已将大半个自己置于了黑暗之中,留下的每一分每一毫阿德莱伊都不愿消耗。

    他明白自己敢于提出可能造成更大伤亡率的方案,有部分原因是出于对艾尔埃尔夫的强大的信任,然而这种信任也是一种压力。他选择妥协并避免徒劳的争执以减少艾尔埃尔夫对非理性的部分的抵触,并小心翼翼地期望自己的纵容能起到一些效果;他一心一意想把艾尔埃尔夫带回多尔西亚,担心在模组77那些天真弱小的学生面前的诸多龃龉让他生出更多的失望,将他愈加推向精密而冰冷的非人之中。

    经历过太多失败的阿德莱伊下意识地不去想艾尔埃尔夫在这些交锋中妥协甚至改变的可能性。

 

    然而时间已经过去太久了,久到阿德莱伊已经记不得艾尔埃尔夫的面容,只能想起那一片火光;那温暖过他的火光似乎也在漫长的时光中失去了温度,只是明明灭灭地,刺目又不安。

    艾尔埃尔夫之后说两人联手的话存活率能提高到80%,他就只当他是懂了的。他说一起战斗吧战友而他没出声,他就只当他是应了的。他毫无保留地告诉艾尔埃尔夫自己的欣赏与倚重,他说他的力量是自己的希望之光,他为他的强大而欣喜与对自己一般无二,而不去想艾尔埃尔夫自始至终什么都没说过,没有回应也没有保证。

    那一刻他分明并未笑过。

    直到那个拒绝成为他的左膀右臂的人说一个吉奥尔的普通学生是他选定的副手,他的枪口指向时缟晴人,而两把枪的枪口都对着他。

    他其实已经感觉到艾尔埃尔夫再也不会和他回去了。他愿意原谅他,然而这种包容似乎并不是艾尔埃尔夫所期待的(*)。他的同路之人终于成为了对面的人——然而两人似乎都未放弃自己的理想——正是如此愈发让人感到可怕。艾尔埃尔夫心里燃烧的地方还在,只是自己的身影甚至不在那一片死水之中。他关于未来的规划中没有半点阿德莱伊的影子。

    他可以为他舍弃一目,他还给他的却只有一只毫无光彩的、一看即知真假的义眼。

-----------------------------------------------------------

* 我在看漫画的时候一直感觉……说麻花不会原谅他,其实是白毛为自己决意利用模组77而背叛Perfection-A找的自我安慰的借口,计划通的白毛一定也没有想到麻花只要他回来居然可以接受自己失去了一只眼睛的事情吧,上面的最后一句话大概也是从这个来的。

包括漫画回忆杀,包括动画里白毛跟麻花说他也要给多尔西亚带来革命……他从来没有正面肯定过麻花的政治理想,却用一种暧昧的态度表示我跟你想做的事情是一样的;加上白毛救出王女的时候对她说模组77是一个为保护你而建的国家(之类的)……他心里(各种意义上)的确一直都只有王女一个人,但是他和模组77起码是互相利用,而他对阿德莱伊,是完全利用了他的感情(随便想理解成哪种意义上的)。

艾尔埃尔夫曾吐槽阿德莱伊你那王室培养的尊贵之类的,正是因为阿德莱伊始终记得自己是王室所余不多的后代,有同为王室的小青梅竹马为他死前所嘱托的复兴王室的使命,还有动画里更棒的修正这个发生了可怕偏差的国家的理想,简直是在人格上有令人目眩的光芒。很多东西放弃掉能生活得更轻松更加符合卡尔斯坦的标准,但阿德莱伊和艾尔埃尔夫为是否全歼任务目标所发生过的争执,他在进攻震慑学院时为里面的人留下的时间和余地,他即便一次次对艾尔埃尔夫帮助模组77失望,却相信艾尔埃尔夫只是被模组77的学生们绊住了,并不断探究艾尔埃尔夫背叛的原因,正是因为他在心里始终相信着那个他毕生梦想道路上的同伴。

白毛一直眷恋着莉泽露蒂的天真善良,天真简直是他的攻略关键词,阿德莱伊也好晴人也好翔子也好,刷好感度都得从这走;但莉泽露蒂的“天真”只是一种对人性的茫然与模仿,她真正散发着魅力的地方是作为强大的怀抱着更加庞大的简直明知其不可为的理想的魔使,她的成熟、博爱、悲悯和坚忍;而阿德莱伊才是赤诚的天真,他对卡尔斯坦后辈的温柔爱护,S2E10里麻花说对自己先背叛了他们的友情的惩罚,对流木野的不忍(我觉得麻花说对自己的惩罚只是放走她的一部分原因,麻花毕竟还问过黑长直你有那么多机会为什么没杀了我)。在卡尔斯坦这样的地方长大却始终保有并相信着人性里美好的地方的阿德莱伊,以合格的王室代表人和国家领导者要求自己的阿德莱伊,我苏的就是这样的阿德莱伊……

相比较起来没有王女就不能活的白毛简直……其实我觉得他在多尔西亚那一次简直是莽撞,还带着一群拖后腿的就敢知道王女在这里就临时起意去就去救她……他在下一集心如死灰地推导时,我一直在想,他怎么就不觉得是自己害死了莉泽露蒂的呢。

幸亏让魔使和人类和平共处是个足够大的目标……可惜莉泽露蒂已经死了。

眼看着阿德莱伊的理想估计是无法实现了……希望给他更大的世界,他会找到更大的理想,而这个理想终有一日成为现实,我的王子殿下。

评论
热度(7)

© 叶公好小虫 | Powered by LOFTER